廣告贊助

旅行時間:2017. 02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從屯溪老街坐車到了宏村,我往青旅的方向去,打算先把包放下來再逛。
(延伸閱讀:【安徽】黃山屯溪老街- 回到舊時徽州古道上...

雖網路上說「清和月」的位置有點外圍、不好找,
到了村子才發現——這裡沒個地方是好找的吧喂,全是彎來拐去的巷弄。

但其實並不難找,循著百度地圖,沒困難地很順利找到了。

宏村 via Kate's FZ

從宏村大門過來,拐進「清和月」青旅那條巷子前,我先經過了一位婆婆家,在門口賣著蛋餅。
當時有個年輕的男子正在等著他的蛋餅,我聽見婆婆問他說:「來這住啊?」
那男子回道:「對啊,住清和月。」

我聽到這話倏地抬頭瞄了他一眼,正巧與他對上視線,接著我沒說什麼,經過他們繼續往前走了。
(關於婆婆的蛋餅,在宏村下篇有詳細食記報導)

右拐進前面的巷子,就可以看見「清和月」明顯的招牌。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與四周的水泥磚瓦房屋不同,「清和月」用木板砌成的外牆在這裡特別顯眼。
無論是木雕花的窗櫺,或者牆上木板刻的招牌,都顯得很有手工感;
色澤紋路深淺不一的木板
以及拼貼痕跡,更有種青年旅社獨有的青春感。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走進裡頭,更是完全用木材打造而成。
左手邊就是個飲料吧檯,手寫菜單或貼著或擺在吧檯上。

周圍掛滿琳瑯滿目的裝飾品,葫蘆、古壺、雕花燈,
以及整面將牆淹沒的明信片,一切看似隨性,彷彿走進某間隱世的雜貨店。

這兒空間並不太大,是挑高的樓中樓,但中間有個天井,
陽光剛好灑下來,添了柔和溫暖的光線,使得整體明亮而不壓迫。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一名男子坐在吧台後面,蓄著小鬍,但臉孔仍然很年輕,看上去也就大我一兩歲吧,戴著鴨舌帽,身上穿著水藍色的外套。
看見我進門,先跟我要了證件登記。
接著問我晚上要不要在青旅裡頭拼飯,一人 RMB$ 40,有點小貴,於是我搖頭婉拒了。

付了房錢,接著領我去房間。
還以為會穿梭個走廊、爬個樓梯,沒想到出門左拐兩步就到了。
感覺就像爬樓梯以為前面還有一階,卻其實已經到頂的那種踩空感。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從接待廳出來,宅子中心是一大片院子,中間用玻璃版隔成兩區,
左邊鋪著碎石路、幾盆植株、放著張吊椅,
午後坐在吊椅上看書、聽音樂,陽光落下來,輕輕晃呀晃,好不愜意。

左邊是餐廳——或者說交流空間。
擺著兩大張桌子,可以吃飯、看書、聊天、打牌,開心就好。
當下幾個男生在那兒聊天,一個女孩在桌邊揉著麵團,大概是在準備青旅的晚餐。
後來知道她是從廣東來這兒打工換宿的,跟接待我的小伙子一樣。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我這天住的混宿床位間(RMB$60/晚)
這是我第一次選混宿,因為「清和月」沒有男女分開的床位間。

通常這種情況,我就會去找別間住宿了。
但當初是在網路上看見台灣的一位中國旅遊達人推薦這家,
既然有保證,這間也確實很吸引我(也懶得再找)。
加上也跑了大陸幾次、住過不少地方、遇過不少人,
算是對當地民情多少有些瞭解的(換成歐美我就不會這麼做了),
於是想:「好吧,說不定挺有趣的,來試試住個混宿吧,大不了再換單間而已。」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房間不大,畢竟是十人間,五張床放下去也就剛剛好了,
反而是廁所意外地大,估計就有房間的一半大小。

談一下廁所,很可惜沒拍到照。
首先,是房間裡獨立一間這點很棒,
除了大,也挺乾淨且通風,不潮濕悶臭是很重要的。
水壓夠、熱得也快——雖然白天陽光都很好,但晚上還是很冷,所以這一點就變得很關鍵。

清和月/圖片由老闆提供。 Kate’s Fun Zone.
^廁所一隅。(借了老闆的圖)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床單、被套、枕頭套都是要再自己鋪上去的

我進房時下鋪剩兩張空著,一張面對門口,另一張在廁所旁。
「妳看要哪張吧。」櫃檯小伙子說。
我看了看,選了靠外頭的這張,比較順眼。

當時房裡還有一名男生,理著平頭,躺在我對面的上舖——我一直到離開前才知道他的綽號叫做套哥
套哥看我一個人到來,便好奇打量著我。
這時又進來了個男生,竟然就是剛剛在巷口買蛋餅的那位小哥。
戴著眼鏡,一臉憨厚書生樣。
他叫旦旦,不是因為吃蛋餅,也跟本名無關,而是因為他讀復旦大學,所以被套哥戲稱旦旦。
他從進門後嘴巴就沒消停過,吃完一個巨無霸蛋餅,又馬上不知從哪變出一包瓜子嗑了起來,
我說:「你怎麽一直在吃啊。」
其他人笑說:「他在發育嘛。」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左是套哥,右是旦旦。

套哥問我從哪來的,
「台灣。」我說。
然後兩人瞬間眼睛彷彿都亮了,一臉興趣昂然樣。
「台灣!」套哥一臉好奇:「那就是阿里山的姑娘啊!我們以前都聽過這首歌的!阿里山的姑娘~....」他接著便開始唱了起來。
於是,儘管我極力解釋我不是來自阿里山,我的綽號依然變成了阿里山的姑娘。

這時又有人推門進來。見來者是個女生,就睡在我對面,我暗暗鬆了口氣。
雖然他們看著人都挺好,但只有男生的話還是怪尷尬的。

這女生叫喵喵,個頭瘦瘦小小的,卻開朗而充滿活力。
除我之外,他們看上去都彼此認識。
套哥給她介紹了我,於是一個個都對我這台灣人興趣濃厚,問我這的那的,熱情得不得了。
看到台胞證、台灣護照、台幣都滿是好奇,
套哥甚至拿人民幣跟我買了台幣百元鈔,說是替他在搜集各國幣值的女朋友買的,還哀嘆我沒有帶千元鈔在身上可以換呢。
(沒想到套哥跟我換的這RMB$20,後來竟成了我的緊急救難金,但這也是後話了。)

說來有趣,對於套哥的第一印象就覺得有點痞氣、一副浪子樣,卻其實是對女友很掛心的人,
才相處不到24小時,卻整天聽他把“我家媳婦”(大陸人有時會這麼稱呼自己女友)掛在嘴上,肉麻話在微信上說不停。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喵喵的口音比較不重,原來是福建人,難怪和她講起特別有親切感。
平時在上海工作,卻很喜歡一個人背著大包,跑遍大江南北。
我聽套哥一直戲稱她「阿姨」,覺得奇怪,大家年紀不都差不多嗎?
「你猜她幾歲。」套哥聽到我的疑問,一臉有陰謀地笑著問我。
我看了看套哥不懷好意的表情,又看了喵喵——她只是笑而不語。我於是心下惴惴地回答:「不就...跟我差不多嘛!」
聽到我的答案,幾個男生瞬間爆出一片笑聲,我依舊滿臉不解。
喵喵噙著笑問我的生肖:「妳屬猴啊?我屬馬。」
「屬馬?那...是大我兩歲?」兩歲那不還好嗎!這群人笑什麼呢!
「還要加個十二!」套哥繼續在旁看好戲的起哄。
「什麼!!!!!」我聽了瞬間失聲驚呼:「怎麼可能!騙人!」
結果喵喵還掏出了她的身分證,我看了才不得不相信,眼前看上去沒大我幾歲的女生竟然已經是位熟女啦!

她小小的個頭,氣勢卻是十足,帶著一股淡然自信而隨意的氣質。
我這時也才知道,我們房裡的三位男生都是跟著她來到宏村的。
他們幾個也是前一天在黃山腳下的客棧萍水相逢,
幾個人也沒安排什麼計劃,便臨時就跟著喵來了宏村。
我這時還對這樣隨心所至的旅行方式感到驚奇,但後來隨著在大陸的旅行經驗多了,
便了解這是十分普遍的旅行方式,自己也愛上這種隨緣的一種漂泊感。

大夥兒鬧了一會兒,又個男生出現了,我認出他是剛才在院子裡說話的人。
稱作小鵬,一張臉白白方方的,單眼皮眼睛一條線,長著“世故“的老實人臉孔,
原本以為他大我好幾歲,結果後來知道他竟然才大三!哈哈。

這時我們房裡是兩女三男,今晚清和月青旅的所有住客便都到齊了。

他們也是今天才剛到,已經稍微在宏村晃了晃。
套哥拿出一袋黃山燒餅說:「這是這兒有名的,呐,吃吧。」就是如此,
一路上我遇到的大陸人都是如此自然不刻意地流露親切之意、很直接,
很容易跟他們打成一片,接受他們的好意也不會有任何侷促感或壓力。

他們看我一人,喵喵於是開口:「妳晚上要吃飯嗎?要跟我們一起拼飯嗎?一起吃吧?」連環炮一般的問題,炸得我開心不已,
能有跟大家聚在一起的機會,我簡直求之不得,馬上點頭如搗蒜。

他們打算先睡一下,我則去宏村裡繞繞,就約了個時間一起出發吃飯。
(延伸閱讀:宏村- 臥虎藏拍龍攝地!來過必愛上的徽州古鎮(上篇)
結果我匆匆忙忙回到青旅時發現大家都還在睡,就小鵬醒著,在院子裡和老闆娘說話。
他看見我,就朝我招了招手:「來來來,妳來跟我們說說台灣如何。」

清和月的老闆娘是位奇女子。高挑修長的身材,有著健康的小麥膚色,連帶著五官都顯得特別深邃。
她一襲的長版黑色羽絨大衣、配上一雙靴子,更是氣勢十足,一看就覺得是充滿個性與故事的女人。
外表雖酷,但個性非常健談爽朗,非常有想法,而且親切不生分。
和老闆一起在清和月養了兩隻漂亮的狗狗,雷銀和雷電(希望我沒記錯)。

清河月奇女子  via Kate's FZ
^老闆鏡頭中的老闆娘,附上短句:《珍惜生命中用金錢買不到的快樂——五月山居》

清和月/圖片由老闆提供。 Kate’s Fun Zone.

老闆和老闆娘,像是看破人生後退居紅塵的隱士。
喜歡旅行、大自然的兩人住在這個安靜的小村里,正如同兩人的感情——平淡、簡單而安靜。

清和月/圖片由老闆提供。 Kate’s Fun Zone.

有時​​​​​​用琵琶釀酒、採採蜂蜜、或者採茶、泡茶、踏踏青,
然後找個眺望遠方青黛的山坡上,放張桌、擺上椅,上了幾道野味品嚐、再下盤棋。
而從老闆說的話最能體現這種生活態度:
「沒有蛋糕與鮮花,粗茶淡飯,生活與內心,越簡單越安靜。祝老婆大人生日快樂。」
「老婆去釣魚了,我回家做飯了。」

沒有豪華鋪張的場面、甜膩高調的情話,卻是看了絕對會讓人羨慕的感情。

清和月/圖片由老闆提供。 Kate’s Fun Zone.清和月/圖片由老闆提供。 Kate’s Fun Zone.
^老闆釀的枇杷酒
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via Kate's FZ
^夫妻倆人出發去印度之前,發了這張。老闆的標題:“陪你路過這個世界。”鏡頭中映出的妳  via Kate's FZ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將近六點,我們啟程前往餐廳
我們一路跟著套哥在巷弄裡左彎右拐,佩服他怎麼一副駕輕就熟的模樣,
也沒看他在看手機地圖,卻都不會迷路(是說就算迷了我也不會發現)。
總之,不一會兒就到了。
也是間民宿,叫做“小橋流水人家”,而院子裡真的就有小橋與流水,加上徽州民宅,名副其實。

他們會知道這間餐廳,是因為喵喵一行人進宏村時,這間民宿的老闆就在門口拉客人,
碰上他們,知道他們住清和月後,就一路帶著他們走到清和月門口,
一行人很感激,就說好晚上來這裡吃飯了。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比起有點文青感、青春氣息的清和月,這裡就是純粹的傳統建築裝潢民宿,
餐廳就是在宅院里的小橋旁邊,擺著幾張桌子,還有包廂。

說來好笑,我們吃個飯,就換了四次桌子。
進來時只有我們這組客人,位子便任我們挑了。
第一次坐的大圓桌,但我們就五人嘛,坐張大圓桌嫌大又有點冷,於是看見旁邊有包廂就鑽了進去;
喵喵拿出了自帶的“竹筒黃金酒”,入口香甜得不像酒,尾韻又帶點苦味,有點像補品。

我們點了菜,講沒幾句話,又有人說坐外面去吧,這樣套哥跟喵喵方便抽煙。
所以第二次,我們又移到外面的小長桌,但只有兩張像公園長椅那樣的椅子,非常擠。
於是第三次,我們又準備移往旁邊的小圓桌,這時突然來了另外一組客人:三個年輕女孩。
我連屁股都還碰到椅子,就有人先開口問了她們要不要一起喝酒,結果聊一聊,竟然變成大夥一起拼飯了!
我倒是覺得新奇又有趣,拼飯初體驗,又再次見識到大陸旅人的隨性、好客與豪爽。

結果,整間餐廳繞了一圈,我們又換回了第一次坐的大圓桌,簡直笑死我。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三個女孩都是安徽合肥的人,臨時約了出來玩。
「我們是閨蜜!」左邊最活潑的女孩開口,一點都沒有初次見面的尷尬,啥都能說。
原來三人是從小的青梅竹馬,明明看上去跟我年紀差不多,竟然有兩個已經結婚了!
還有一位是孕婦!要當媽媽了!
我簡直驚呆了。
準媽媽不愧即將為人母,感覺最成熟穩重;最後一個女孩則非常靦腆,整晚幾乎沒開口說過話,
卻聽說是最靠譜的,「我吃的喝的、一舉一動都被她看得緊緊的啊!」準媽媽笑說。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菜色都一些很簡單的農家菜,廚師是由民宿老闆本人親自下海,讓我們嚐嚐當地人家裡的味道。

有炒青菜、筍絲臘肉、木耳炒蛋、蔬菜肉絲、火腿臘肉等等,
臘肉就是在宏村裡到處可見他們在曬的火腿,但滋味卻是乾乾硬硬的,沒什麼香味。
還點了道鯽魚湯,結果因為腥味重,從頭到尾幾乎沒人碰過那魚。
大家都很擔心我這“外地人”,每個都像在自家招待客人的主人一樣,一直問我:「吃不吃得慣啊?」
說實在,我倒是滿適應的,一來本來對食物接受度就寬,二來愛嚐鮮,
加上南方的口味確實比北方清淡,至少都不辣,所以也算吃得津津有味。

我們雖然浩浩蕩蕩八個人,但其實大家都食量挺小——除了旦旦。
哈哈,沒錯。他整碗筷子沒停過,還請老闆再添了半個碗公的白飯,最後把桌上的菜一掃而盡,
果然是發育中的少年。
喵喵也是比想像中會吃,個頭瘦瘦小小,卻是一點一點、慢慢夾,也是吃了不少。

這樣吃下來,老闆給了八折,每個人分也才RMB$ 30,實在便宜。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飯後,老闆拿出乾香菇,旦旦圍著一副興趣昂然的樣子跟老闆討論了半天。不過最後沒買。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吃完我們就說一起去夜晚的宏村繞繞吧。
走到村裡的紅楊樹那兒時,喵喵和套哥說他們要出村買個東西,我們便和她們三個分道揚鑣了。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大樹這有個迷你夜市,幾個攤子,賣小吃、飾品。
在等他們倆人出去買東西的時候,旦旦被其中一個賣吊飾的吸引了目光。

攤位老闆是位老爺爺,在竹片上刻字做成吊飾,竹刻也算是宏村到處可見的一個特色。
大的RMB$4,小的RMB$ 2。
這時只聽少鵬一個哀號:「我早上才花$20買了個一模一樣的啊。」大家聽了又是一陣爆笑。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結果,旦旦又開始認真研究起來了。
看了一會兒,先請老伯刻了個他的名字。

一直還沒好好介紹一下旦旦。
大家看到現在,也多少能感覺出來,這位仁兄是個標準的學識青年,
有點書呆子感,比較較真,卻同時很憨直沒啥心眼。
唸的是社會研究方面相關的科系,一聊起學問就沒完沒了——大夥兒隨意在聊天,他講起來就一派分析、嚴肅的學究樣。
有時會讓人頗為無奈。小鵬有次就在旦旦又犯毛病的時候忍不住說:「我有時就很討厭你這樣的人。」(他們講話都超直接)
但我倒覺得偶爾碰上這樣的人很有趣,難得有機會可以和大陸的知識青年做交流,也是旅途中很特別的經驗。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老伯刻得超級快,連草稿都不用擬,直接就拿起刀、在僅兩指節大的竹片上劃起來,
沒一分鐘就刻完漂亮工整的楷體。

我們一群人圍在這攤也吸引了路人的注意,旦旦直接幫忙做起了廣告:「來,這小的竹片啊,2塊,大的4塊。」
我笑說:「你還幫老伯做起推銷了。」
他毫不猶豫回答:「好東西當然要讓更多人知道啊。」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阿里山的姑娘,妳不刻一個嗎?」套哥問我。
我只是笑了笑,沒想到旦旦接著說:「我送妳一個吧,妳要刻啥字?」
突然掉下來的禮物讓我傻了一下。「要不你幫我選吧。」
他就挑了個桌上已經刻好的——天道酬勤。
認識也不過半天時間,竟然收到了這般心意,真的是感動滿滿哪。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我收到的禮物。

買完竹刻,在回去的路上經過一間雜貨店,
旦旦說他去買個東西,沒想到捧著一大袋橘子出來,而且馬上路邊剝著吃起來!
分著大家吃了一些,剩下的五顆竟然自己全部吃完了!
而咱們喵喵姊,在等旦旦的當下,也跑去旁邊熱狗攤買了根熱狗,手上還拎著五分鐘前才買的一袋黃山燒餅,
看著他們倆的食量,我也是才知道什麼叫佩服。

突然,小鵬接到一通電話,講沒幾句,神色緊張、大事不好地跑去找套哥耳語一會兒,就把電話丟給了他。
只見套哥的表情馬上從平時的戲謔換成上嚴肅的面孔與口氣:「是、您好。是,我是小鵬他哥哥。老師您好。」
『蛤?哥哥?』我們聽了莫名其妙、一頭霧水。『這兩人啥時變兄弟啦?』
而小鵬只是一臉尷尬又緊張地守在旁邊,食指在嘴巴前拼命“噓——”地叫我們安靜別鬧。

過了一會,旦旦已經把五顆橘子都嗑完了,套哥才終於掛了電話,
與小鵬兩人在雜貨店面前大呼小叫起來:「臥槽——!!」「嚇死我了!!!!」
接著才向我們解釋一番,我們終於明白這齣鬧劇的始末:
原來,今天是鵬兄的返校日,他缺席(那肯定,人在這呢),
老師直接打電話來找人,他隨口掰了說是表哥結婚日,老師卻說要跟表哥說話。
於是他才緊張地找上套哥,當時只說了:「我老師,我跟他說我參加表哥婚禮。」
套哥竟然秒get他意思,電話一聽、對答如流,還跟老師聊起來,簡直神,太神。
他哥倆的鐵默契也不是蓋的。

話說回來,小鵬也是個活寶,幹這種事還不是第一次了。
他說,上次是說“另一個”表哥結婚,
我們笑說,那下次就換表哥的孩子出生了是吧。
套哥說,他婚都還沒結呢、孩子就已經被決定好了。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一群人笑笑鬧鬧回到清和月,大家圍在院子裡的爐火邊繼續聊,
然後老闆不知何時加入了我們。
我也是到現在才首次見到老闆,瘦瘦的,理個平頭,看上去有點痞氣,
聲音卻沈穩有磁性,帶著讀書人的氣質;
本人確實也是位閱歷非常豐富的人物,與老婆走遍世界各角落、書房裡堆了滿櫃滿牆的書,
一開口的字句間皆充滿知性的氣息,富有內容卻是平白淺顯,絲毫不讓人感到有距離感。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清和月的書房。

這時入夜後實在冷,大家圍著爐火,我恨不得把腳貼到爐火上(千萬別,會掉皮的)。

老闆燒著火、煮著水,拿出紅茶葉與茶壺泡起了茶。
只見他動作十分嫻熟,熱水沖下去,紅茶香便在空氣中飄散開來。

那晚聊了很多、很久,直至午夜。
確切內容我也記不清楚了,只記得有很多歡笑、有知性、有感性,什麼都能聊。
老闆也分享了很多,關於一些人生觀、以及他開客棧發生的種種趣事。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影片中說話的是小鵬。
剛開始聽到他是內蒙古人我很驚訝,因為印象中的內蒙古人是黝黑壯碩的草原漢子,
卻忘記也是有住在內蒙古的漢人。
是個處於對未來迷惘階段的老實的大學青年,情感有些纖細,像是少年愁緒那般,
不時會在大夥兒前面把他的煩惱一股腦倒出來,所以是幾人中常被調侃的那位(笑)。

這晚他也對老闆夜傾訴了許多徬徨,
老闆說,既然方向不清楚,那麼就多嘗試吧!
多充實人生、累積經驗,也鼓勵我們有機會應該做做打工換宿,像他們這兒的工讀生皆是如此。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中途我洗了個澡回來時,發現早上幫我辦入住的男子也加入,他叫亨利
是名廣東人,原本有在做駐唱歌手,來清和月做了兩個月的打工換宿。
亨利現場拿起吉他自彈自唱起來,老闆也掏出口琴一同伴奏。
「好厲害啊,當個客棧老闆還得什麼都會。」不知道是誰說了這句感言,我看見一旁牆上還掛著烏克麗麗跟吉他。
喵喵哼唱和著歌,雷銀(狗狗)湊了過來,拼命往套哥腿上蹭(套哥拼命喊著:『兄弟我也男的,你這樣我很困擾啊!』),
我喝著老闆泡的茶,柴火在爐子裡燒著,看著眼前富有溫度的景象,『這就是旅行啊!』我心中感嘆。
偶遇的一群人、萍水相逢,卻能如此和樂融融聚在一塊兒,不存任何芥蒂或偏見,只是享受於當下的美好。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聊到半夜十二點的鐘聲敲響,大家終於散會回房。
我們幾人進了房間,發現每床的電毯竟然早就插好電了,
竟然是小鵬提前進來貼心幫大家準備好的!簡直現代版黃香吶!!!
不僅如此,因為我原本插座正充著行動電源,他還幫我把行動電源拿去空床位的插頭繼續充,完全暖男一枚無誤啊!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累到眼睛快睜不開的我,幾乎是沾枕及眠。
短短不到半天,卻彷彿三天那般精彩;
夜已深,人已靜,帶著滿足的心情閉上眼,期待接下來的旅程。

 


檢視較大的地圖

 

延伸閱讀
【安徽 黃山】宏村- 臥虎藏拍龍攝地!來過必愛上的徽州古鎮(上篇)

【安徽 合肥】合肥機場往返市區交通 & 東方航空搭乘體驗

【安徽 黃山】合肥—黃山 交通教學(高鐵、巴士轉乘)

【安徽 黃山】1314客棧- 黃山景區旁、物有所值的住宿

【安徽 黃山】白雲賓館- 意外美妙的黃山山頂住宿

【安徽 黃山】黃山老街國際青年旅社

【安徽 黃山】黃山- 詳細攻略懶人包&遊記(上篇下篇

【安徽 黃山】黃山屯溪老街- 回到舊時徽州古道上...

【安徽 黃山】黎陽in巷- 迷失在時空裡的隱藏版老街

【安徽 黃山】【旅行攻略】中國自助行新手教學- 懶人包大全

【旅行攻略】Willy Rent- 中國上網 吃到飽wifi 翻牆教學

【旅行攻略】中國陝西-寶雞、眉縣、西安 行程預算總整理

【旅行攻略】中國國際航空- 詳細訂票教學

【旅行攻略】桃園機場交通懶人包

【旅行攻略】江南遊總整理(上)- 蘇州著名園林、Hello Kitty樂園

【旅行攻略】江南遊總整理(下)- 杭州西湖、上海迪士尼、外灘夜景

*文中內容純屬個人想法


◀︎▲ 在 FB Instagram 上追蹤我!Follow me on FB Instagram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 的頭像
Kate

凱特瘋閣 Kate's Fun Zone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