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旅行時間:2017. 02

宏村 via Kate's FZ

前一天鬧騰得又開心又累,(延伸閱讀:宏村(上篇)
凌晨四點半,我不知怎麼的,卻竟然醒了。
以為自己又是當最早起的那隻雞,
卻發現窗外的院子是亮的,竟有人比我早起!——喵已經醒著在那看書了!
簡直不可思議。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房間裡其他幾名漢子都還熟睡一片。我起身套上外套,躡手躡腳地開門進到院子裡。

喵喵說,她也是常常早起的體質。
我隔著桌子坐下,和她聊起天,聽她從南跑到北的旅遊經歷,才發現她其實是個貨真價實的傻大姐。

來宏村之前,她先去了黃山,我聽了這段堪稱驚魂記的旅途後大捏把冷汗,更服了這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子:
她上黃山時剛好遇上大雪那幾天,
卻依然一大清晨跑出去爬山,這也就算了——她竟大膽到闖入封起來的道路。
入口處明明掛著「禁止進入」的牌子,喵喵卻說:
「我就看見有挑夫從那條路上來,那表示這路肯定是能走的嘛。」

沒想到,走到一半又開始飄雪,而且越下越大。
所幸在半路上剛好有間警衛亭,她就躲了進去。
很簡單的小屋,裡頭就一對辦公桌椅。
咱們喵姐發現桌上擺著煙灰缸,頓時不亦樂乎、煩惱一掃而空,掏出口袋裡的菸與打火機、悠然自得享受了起來。
開心抽菸到一半,門突然「啪!」地被打開,一個警衛闖了進來,結果把兩人都嚇了一大跳。
「妳!妳怎麼跑來這兒!不是寫禁止進入嗎!」那警衛指著喵喵,簡直一臉不可置信。
喵姐只愣神了半秒,隨即又恢復到沈著鎮定的模樣,輕鬆解釋了剛剛的情況,然後..........
兩人竟然一起吞雲吐霧起來了!!!
我聽到這兒也真的是醉了。

宏村清河月 via KAte's FZ

雪停之後,她告別了警衛,繼續沿著那條路往下走,走到最後卻發現是條死路。
盡頭被鐵柵欄封了起來,設計也讓人爬不過去,她當下頓時有種不妙的感覺(總算有了啊大姐),
拿起手機撥給黃山的警局,警局說會幫她聯絡黃山管理處的人,
於是管理處人打了過來,劈頭就把她唸了一頓:「那是禁止進入!妳咋還走呢妳!快沿原路走回去!」
最後竟是沒有人要來幫她(也是可以理解啦...哈哈)。
以咱們喵姐的個性,想當然爾是不聽的,又不肯善罷甘休,
又在柵欄前摸索了一陣,最後竟然發現繼續往旁邊走,柵欄竟然斷了!
繞過去就到了對面,頓時柳暗花明又一村!

類似的故事也不只一個,只能說喵喵真的是膽識與氣運都極佳的女子,
她想做的事情,很難被阻止;不想做的事,也沒人可以勉強她。
不在乎別人對她的評斷,不糾結於瑣碎之事。
「我還未曾真的去喜歡上一個人過。」依舊單身的她,臉上依然光彩熠熠,對人生充滿熱情。
享受人生、一切隨緣、隨心所至。
對於旅行這件事一貫態度,從不排計畫:「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明天會在哪。」
「到了一個地方嘛,喜歡,我就繼續待著,待到滿足為止。我不喜歡趕行程,那多沒意思。」
她說之前在麗江時,早上醒來看個日出,接著就回到青旅,可以窩在床上整天,就這麼過大半個月。


一路聊到六點天明,其他夥伴陸續醒了過來,便說一起去看日出。
只有旦旦,因為當天早上就要離開宏村趕回學校,所以還在睡。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清晨的宏村,沒了擁擠的人潮。
湖水倒映著山、柳、橋、以及湖邊一排徽州古老建築,
陽光尚未照下,帶著冷色,如脫俗出塵的古典美女,還原了她清幽淡雅的風貌。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我們沿著湖邊繞,湖景零死角的美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迷人,卻是用相機如何都捕捉不出親眼見到的那種感覺。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我們五人站在小橋上等著,一邊說話、一邊享受眼前仙境般的景緻。
套哥突然有感而發:「我只要有一張桌、一壺酒、一本雜誌,再下點小雨,坐在這兒就是一整天了。」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套哥是重慶人,看似放蕩不羈、不受外物束縛的模樣,卻是個重感情的人。
背著 55 kg的登山背包,每次旅行往往就是把個月,
整個大陸幾乎已經沒有他未曾去過的地方。
這時正是在他旅途中的一段,說他要再去拜訪前幾次旅途中照顧、幫助過他的人。

他平時雖然愛開玩笑,其實裡子是沈穩的性子,也很有自己的想法。
有時,在我們一群人吵吵鬧鬧時,他反而會靜下來,
在一旁或做自己的事、或幫大家拍照。

宏村 via Kate's FZ

這位是清和月的櫃檯小哥/兼咱們昨晚的吉他手,亨利
是名廣東人,原本是名彈唱歌手,來到宏村打工換宿。

我問在這已待了兩個月的他,這麼美的景會不會看膩啊?
「每天看嘛,總是會麻木的。但還是覺得很美,特別是這樣靜下來看的時候。」

宏村 via Kate's FZ

大清早的宏村雖然不如黃山上那樣凍得沒人性,但冷意依舊有些渗人。
我們聊著聊著,也漸漸靜了下來。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大概等了半小時,山頭上終於露出了一點光芒,
從山尖上,起初慢慢地、緩緩地,開了頭後卻突然加快了速度,
一下驟升上來。

與黃山日出那陣天撼地、滂礡的氣勢,或那神聖、史詩般重擊心扉的排場不同,
(延伸閱讀:黃山2日遊- 絕美日出!
宏村的日出就如這個村子一樣,安靜而內斂。
即使沒有眾人注目,它依舊穩穩升起,將陽光輕輕灑在山坡、石板路、湖面上,
原先沈浸在冷光中的古厝,漸漸沐浴在金黃晨光裡,
最後,流淌到我們身上。

此時,我們都安靜了。
只是全心在當下這一刻,這一幕。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喵帶著耳機,聆聽著心經,
她閉起雙眼,徜徉于自己的世界當中。

宏村 via Kate's FZ


宏村 via Kate's FZ

太陽完全升起之後,我們再次鑽進錯綜的小巷中。
由亨利在前頭領著路,繞到一家小店裏吃早餐。

 

整個村子裡的小館子、小吃店很多,就藏在民居裡。
有的是客棧兼做餐館,有的就是單賣吃食。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跟台北的小吃店很像,舊房子的一樓院落搭起廚房,簡單擺上幾張桌椅。
不只我們來的這家「老汪家燒餅」,其實每間幾乎都這樣,
在門口擺起茶葉蛋、燒餅、包子、燉粥,白煙渺渺上升,鍋子在灶上滾著冒泡,誘發過路人的食慾。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大陸很多地方都還維持著很傳統的中式飲食,餐館都是七早八早就開門,
早餐賣的照樣是粥粉麵飯,就跟午晚餐一樣。

亨利點了南瓜粥、小鵬雪菜麵、套哥點了我很想吃的粉絲煲,看得我垂涎不已,
但因為剛起床時就已經吃過東西,現在只有乾瞪眼的份兒,
只跟小鵬合點了一份茶葉蛋(兩個)分。
結果結帳時竟然被他搶去付了,暖男力再升級。
(關於小鵬的暖男故事請看:宏村-上篇)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這就是讓我瞧得食指大動的粉絲煲。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雪菜麵。份量都非常大氣。

宏村 via Kate's FZ
^茶葉蛋,滷得入味。

宏村 via Kate's FZ

吃完我以為就要回去了,繼續跟著亨利走,
卻越走越不對,怎麼——好像越往偏僻處走啊?!這是要去哪?!

結果最後竟到了一丘陵前來了!
我們踏上小丘,拐進後是一個小土丘往上的小道。
亨利和套哥走在前面,已經先不見了人影,我低頭往上走,
終於看見出口,結果發現套哥蹲在那兒拿著手機,把我拍了個措手不及。

我於是有樣學樣,埋伏在出口處也襲拍了在我後面過來的小鵬和喵。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原來,這裡竟然是個可以眺望整個宏村的山坡上,
將全村的景色盡攬眼底,真的是要有熟人帶路才會知道的私房景點

奇妙的是,這裡竟然有人,還掛了一整排鳥籠在那兒,
也不像是有人會來這買,興許是他的閒情雅興?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等我們回清和月,旦旦的床已經空了。沒能當面道別,有些感慨,有些悵然。

而和其他人道別的時候也要到了。
他們幾人幾乎沒有拍照的習慣,也沒提要合照。
我原本還有些猶豫、怕尷尬,但一別可能便是永遠,於是還是鼓起勇氣開口說:「我們一起合個照吧!」
沒想到他們二話不說馬上答應,套哥這時還不忘調侃小鵬:「其實他一直都很想拍的,都不敢講啦。」

宏村夥伴
^於是我們在清和月的小院子裡留下了合影。

道別時刻終於到來。

喵打算休息一會兒再離開,小鵬下午要去杭州,套哥則不知繼續去哪浪跡天涯。
小鵬陪著我出門,一路送我到了青旅門口:
「掰掰,阿里山妹子。」

有緣再見了,我的宏村小夥伴們。

宏村 via Kate's FZ

離開時,再次經過婆婆蛋餅,我還是忍不住買了一個。

跟可麗餅一樣大的餅皮,老婆婆豪邁地打了兩、三顆蛋,包了海帶、甘藷粉條、乾火腿、香菜、蔥,最後抹上辣醬。
婆婆途中問我:「妳要加香菜還蔥?」
「不能都要嗎?」(很愛吃)
她說:「這兩個不能加一塊兒呀,味道會衝突的,」(會嗎?)「那不,我香菜給妳多加些吧。」
結果,婆婆最後還是幫我都加了(笑)。

昨天旦旦在吃這蛋餅時,我問他好不好吃,他只說:「你們應該吃不慣吧。」
確實是很特別的味道,畢竟與台灣的蛋餅是完全不同的餡料、味道與口感,
份量也是台灣蛋餅的三倍(或不止)。
海帶與火腿味道特別明顯,有點像素菜。
餡料塞得滿滿滿,餅皮薄而軟,但的確是蛋餅的香氣。
非常非常飽足,一個才RMB$ 6,簡直太物超所值。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就像做可麗餅似的。

宏村 via Kate's FZ宏村 via Kate's FZ
^非常、非常、非常大的蛋餅。

宏村 via Kate's FZ
^包了海帶、甘藷粉條、乾火腿、香菜、蔥、辣醬,很夠味兒。

宏村 via Kate's FZ

最後一次經過南湖,我回到了宏村大門口。

本打算同樣坐客運到高鐵站,門口站著許多拉拼車的司機,其中一個大叔看見我也往這兒跑來。
「拼車不!?」
我說我得馬上出發的,那大叔原本摸摸鼻子打算作罷,
一會兒又突然跑來說:「欸,姑娘,到黃山高鐵是吧,出發了!」
湊到了人,我就鑽上了車,開始我的首次拼車體驗(RMB$30/ 人)

就這麼駛離了宏村,這個小小的、帶給我無限美好回憶的地方。

宏村 via Kate's FZ

拼車坐的是台七人房車。當時都坐滿了,我擠到最後一排的中間,左邊是ㄧ身型魁梧的漢子,當時表情不知為何有些不安。
右邊是個30歲左右的女子,冷著一張臉,對周圍毫不感興趣似的,只是低頭滑著手機。
前排是對夫妻,副駕駛坐著位大概也三十幾的男子,打扮筆挺,提著公事包,聽他說到要搭高鐵回上海。
而司機則是個親切的削瘦大叔。

上路一會兒,只見我旁邊的男子臉色愈來愈難看,呼吸聲加快變大聲,然後——.....
他竟然就吐了!!!!(還自備塑膠袋)
坐他旁邊、衝擊感最強的我,當下也一度反胃,硬生生忍了下來。
副駕的上海人開口提議跟他換位子,我頓時大大鬆了口氣。

一路無話,大約一小時車程到了黃山北高鐵站
準備回合肥,踏上歸途了。

宏村 via Kate's FZ


檢視較大的地圖


 <延伸閱讀>

【安徽 黃山】宏村- 臥虎藏拍龍攝地!來過必愛上的徽州古鎮(上篇)

【安徽 合肥】合肥機場往返市區交通 & 東方航空搭乘體驗

【安徽 黃山】合肥—黃山 交通教學(高鐵、巴士轉乘)

【安徽 黃山】1314客棧- 黃山景區旁、物有所值的住宿

【安徽 黃山】白雲賓館- 意外美妙的黃山山頂住宿

【安徽 黃山】黃山老街國際青年旅社

【安徽 黃山】清和月國際青年旅社-致我在宏村單純的小美好 C/P值超高住宿

【安徽 黃山】黃山- 詳細攻略懶人包&遊記(上篇下篇

【安徽 黃山】黃山屯溪老街- 回到舊時徽州古道上...

【安徽 黃山】黎陽in巷- 迷失在時空裡的隱藏版老街

【旅行攻略】中國自助行新手教學- 懶人包大全

【旅行攻略】Willy Rent- 中國上網 吃到飽wifi 翻牆教學

【旅行攻略】中國陝西-寶雞、眉縣、西安 行程預算總整理

【旅行攻略】中國國際航空- 詳細訂票教學

【旅行攻略】桃園機場交通懶人包

【旅行攻略】江南遊總整理(上)- 蘇州著名園林、Hello Kitty樂園

【旅行攻略】江南遊總整理(下)- 杭州西湖、上海迪士尼、外灘夜景

【旅行攻略】四川成都- 旅行懶人包 行程X預算詳細整理

*文中內容純屬個人想法


 ◀︎▲ 在 FB Instagram 上追蹤我!Follow me on FB Instagram !(請點文字連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e 的頭像
Kate

凱特瘋閣 Kate's Fun Zone

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